• <input id="co4ac"><strong id="co4ac"></strong></input>
    <dd id="co4ac"></dd>
    <menu id="co4ac"><tt id="co4ac"></tt></menu>
  • <menu id="co4ac"><nav id="co4ac"></nav></menu>

    快好知 kuaihz訂閱看過欄目

     

     

    在放縱的情欲里

    星光之下,并無新事。馬路踩壓過的歲月斑痕,依然斑駁如故。地鐵,公交,人群,生活著的城市,像拋錨后的船舶,斷去了纜繩,只有漂流。

      這是一所近郊相對獨立的老樓。木綠色的瓦片,像青苔一樣記載著殖民時代的風景民生。房子的主人,因為移民加拿大,所以便把房子的繼承權給了自己最為親愛的侄女小雅。

      夜色里,站在法國人曾經留守過的西式陽臺上,這里的一切都為黑色的樹影所侵占,盡管每天路燈直到東方發白才會熄滅。在肆意勾畫的繁華面前,這里的恐怖假象遠比虛擬世界里的閃爍其詞更有力量,把一切都席卷了去。就像一場無須聲勢的龍卷風,在屏幕上涌過的,其實只是清凈或是濃烈的清凈而已。

      Esein住進來的時候,剛剛畢業,應聘到一家報社做起廉價勞動力,當當編輯寫寫有背自己心愿的稿子。他認識小雅純屬房子的緣故,并且是經由報社的一位同事介紹的。Esein是在發了第一筆薪水后搬進來的。那時天氣剛好涼快起來,騎著單車走在路邊的梧桐樹下,有種穿梭在樹葉隨風飛揚的老式建筑中的暢意。在往來的人群里,沒有宣泄的噪音,倒能從身體里萌發出小時候,呼吸那種鄉下大自然里翻新的泥土氣息。

      Esein住樓上,小雅住樓下。Esein每個周末都在樓上寫作、睡覺。小雅每個周末都在樓下洗衣、做飯、看電視。所以Esein和小雅交流的機會并不多,只是偶有上下班,偶有相遇才會打聲招呼,婉轉一笑。

      天氣好的時候,Esein會把筆記本放在高背椅子上,然后搬到陽臺上對著陽光和樹影寫作、聽歌。眼睛累了的時候,他總能找到養眼的東西來消除已經習慣了多年的疲憊。

      小雅在外環路上的一家電子廠工作,她的朋友安潔在報社做記者。Esein的入住是安潔介紹的。起初小雅并不十分同意。她是在見到Esein以后才打消了心里的擔心。正如小雅所見到的那樣,Esein是個很安靜文雅的半大男生。

      從Esein的窗口向對窗望去,便是小雅的電子廠。起初,Esein并不知道她這位年輕的女房東就在百米開外的地方工作。他也很難理解,為什么小雅會把樓上的房間騰出來讓給他。老樓的內部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倒是外部的雜音很難進來。小雅每天看電視都到很晚,經常是Esein一覺醒來,她樓下的房間還有電視聲。Esein有幾次想問小雅怎么那么晚還在看電視,但終于還是沒有。

      同Esein居高臨下的遙望相比,小雅替他所做的選擇似乎更有合理之處。小雅害怕黑夜,害怕這黑夜的黑。而樓上的黑夜,又總是伴著窗外樹葉搖動的影子,伴著浴室水龍頭永不知疲倦的滴答聲。提到這漏水的鐘聲,小雅曾N次試圖修好它。但一直沒有成功。終于有一天在夜半時分,她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的時候再也忍不住了,穿了件天藍色的睡衣到儲藏室里翻出工具箱找出鉗子,在未果先知的過程中,她把流水的勢力一度擴大到水流不止。水喉徹底掙脫環套的旋扣,在幾秒鐘之內把浴室變成了噴泉的腹地。

      Esein被小雅的尖叫聲驚醒。光著上身,穿著短褲便從房間跑了出來。恰巧小雅也拿著個鉗子直奔樓上Esein的房間而來。兩人相遇,未免覺得尷尬。Esein看著小雅滿頭滿臉的水,先開口:“怎么了?這么晚?!薄八堫^爆了!”小雅看著一臉失望的Esein,“你會修嗎?太晚了,沒法報修……”

      Esein接過小雅手中的鉗子,一支煙的工夫便把水龍頭的水勢恢復到原有的鐘擺水平。但之后便再無進展。再之后他們便回了各自的房間。Esein很快又睡著了。在夢里他仔細地盯著小雅的眼睛,在睡衣浸濕的皮膚下摸索著那一片處女的象牙塔地。而小雅一直看電視到天亮,當清晨那一抹陽光穿透窗簾的底色爬到小雅的臉上,順勢掠過掛在花臺上的綠色植物時,她突然覺得那綠色的窗簾、綠色的植株連同陽光里綠色的光線是那么的平靜,對于被鐘擺圍困了半宿的疲憊竟然在頃刻之間變的安靜,仿佛透過藤蔓的植株,攀到了樓上房間里正播放著的薩克斯的變換起伏的音弦里。冥冥中她覺得似曾有過這樣的景致。

      當藤蔓的綠色褪了的時候,樓下又住進了一位新房客。她住在小雅隔壁的單間。有一天,Esein下班回來,在院落里同這位看上去很成熟的年輕女子偶遇。他們打了招呼。Esein的眼神像魚漂一樣,浮游于年輕女子的臉上。他在看她的漂亮劉海。它讓Esein想起了修理水龍頭那夜,小雅被自來水濺濕的劉海。

      擦身而過的時候,年輕女子的香水味又讓他想起了自己第一個女朋友所用的香水:二十塊錢一小瓶的那種。Esein站在陽臺上,在夕陽里直看到黑夜中閃爍出隨風浮動的星星,路燈下稀疏可行的黑色身影。他在虛應故事的開端畫下了莫名年輕女子被自己專著看著的時候的尷尬和感性和未知。而同樣在黑暗里,小雅坐在電視機前竭力地聽著水龍頭的鐘擺聲。她仿佛踩著濕漉漉的節奏,從樓梯的底層數到頂層,再從頂層數到底層。然后再徑直走到Esein的房間門口。很多時候她就這樣緊閉著雙眼,從左耳踩過右耳,從左指尖數到右指尖,感受著那種與世隔絕的淺夢。

      小雅在生日的時候,請了Esein和薇辰(年輕女子)。他們似乎都忘卻了該有的作為,本應快樂的咀嚼牙齒于盤羹之間,但臨近末了。薇辰的祝福,卻又延續了他們在黑夜中失落了的身體和思想的迷醉。

      薇辰說今天也是自己的生日。只是大小雅七歲,剛好二十七。Esein看著眼前的兩個女人,飲盡杯子里混在一起的白酒、紅酒,掃除桌面上的蛋糕,踩著兩腳相互交換的默契,回到房間把CD音量調到最高睡覺去了。薇辰照例在床頭拿一本書看,就這樣一頁一頁的看下去。但總是看不到最后一頁。她那周而復始的空白記憶,在書頁中,總是留有一種莫名的焦躁,總是沿襲著夜的空闊,難以成眠。而小雅依然在黑夜中看著電視。

       做愛是人賦予生活節奏的一個被不斷重復失去高潮的身體放縱過程。Esein看著薇辰俯壓過來的身體和面孔,聞著她的胴體混合酒精的味道,通過她的口舌他承接了這味道。他機械而默契的配合她,甚至清楚她舌尖輕觸他的上顎意味著等他肆意纏繞,他撫摸她緊致的身體,看著她閉上眼睛聽自己粗重喘息外的鐘擺聲,透過這聲音她感覺到被窺探的刺激,她的整個身體仿佛被水滴刺穿,碎落在他們的四周,彈子球一樣地在木板上跳躍著,同他們緊密的體液交織在一起,在體內,發出冰冷的碰撞,使薇辰的上半身向上挺立,在房間木綠色的燈影里,仿佛就是一根天然生成的手指。她在黑夜的冰冷中尖叫著,

      痙攣著,這一情欲的高潮,讓她感覺除了Esein的進入之外還有一個隱秘的東西在逐漸深入膨脹,甚至比Esein的進入更狂熱。

      Esein在秋末的落葉中學會了對自己說話。走到小雅的電子廠門前,他想象著同小雅說話。看著她的劉海,和被風掀起吹落的衣角。他順著小雅走路回家的方向,順從地尋找著她的足跡。如果在路上有人從后面超越過來,他會很自然地比較那個人同小雅和薇辰的背影哪個更像些。這種自我陳述的過程,甚至有時會一直延續到夜深人靜。Esein站在陽臺上把所有的思緒藏匿,看著只有路燈和樹影的街道。他在探索生活在城市的人們對于月亮圍繞地球的理解,對于在時間里不斷呼吸的理解。對那些曾經錯失過的陌生,他不止一次地看著穿衣鏡里自己高挑細長的影子,仿佛要把小雅的陌生戲為同謀。當這種自我使然的迷醉,再次出現在他同薇辰做愛的過程里,他終于記憶起小雅就站在他們的面前,穿著那件天藍色的睡衣看著他們在彼此身體里完成放縱。

       Esein在畸形的自我放縱與沉淪并舉中,按部就班地生活著。他透過臥室、單位窗戶的玻璃,在清晨、在傍晚、在身前身后看著、想著在他生命里流淌著的記憶。他相信沒有任何愛情可以在一言不發中繼續存在。就像馬路上奔跑的車輛,如果沒有了聲音,沒有了機油意味著什么。他看不到自己的眼睛、表情,仿佛折斷了自己心靈的翅膀,惟有顫動、恐慌,像極了閃電的姿態,來了又走,不留下一絲表情。卻又改變不了意識之外的那種,生生不熄的痛。但事實上他根本不知道在痛什么。他只記得,留在他記憶中的窗口,是城市的缺口,有破碎的隱喻。那不是夜的深藍。不是雨水從屋檐滴落,模糊他的視線。不是血液流動的聲響。

      老樓門前的木質玻璃踩板里的感應燈突然壞了。薇辰在凌晨回來,陷入黑暗。她睜大了迷醉的眼睛尋找不到一絲光亮。雙手在脖頸掛著的藍白線條魚尾布包里,摸索著鑰匙,發出與黑暗格格不入的濃烈聲響。黑暗的靜謐,總讓薇辰覺得院子里有個腳步在向她走近。仿佛老樓民國時代留宿在法國人床鋪上的風塵女子,腳步輕盈。她反復地回頭驗證這一猜想。她的腦中閃過兒時玩伴在其身后突然冒出的景象。她把頭偏向身后,緊致地打開房門,在燈光亮起的瞬間,那種突如其來的恐慌,隨著冷汗在脊背的凝結,在房門緊閉的空間被安靜所侵蝕。薇辰單手提著高跟鞋,踮著腳站在小雅的房門前,房間內不再有電視的聲音。她愣怔著踮起腳跟,仿佛在往日電視的聲音里,用同樣的步調走進房間。當她折身走上樓梯,她似乎聽見微弱的呻吟,像是女子的哭泣。當她把握緊的門閂重又擰回,她的第二次直覺告訴她,那歌聲只是碎玻璃外面傳來的夜風。她再次折身回到自己的房間。在睡夢里,她聽見自己踩壓過的樓梯的聲音。那是歌聲的聲音,那是女人靜臥樓梯呻吟的聲音。

      小雅關上電視坐在床上。她本是在看著電視,突然覺得要有一雙手從電視里伸出來,撫摸她的頭輕聲說:“親愛的,來,跟我來?!辈抨P上了電視的。她聽著EseinCD里的歌聲,光著腳,穿過狹仄短小的樓梯,那木質玻璃樓板里鑲嵌著的美麗燈泡發出蛋黃的光暈。

      Esein依然在寫白天里未完成的稿件,小雅坐在他的身邊。Esein讓小雅把床頭柜子上的煙拿給他。小雅幫他點著,遲疑了一下也幫自己點了一支。Esein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繼續看著電腦屏幕里的文字。小雅看著 Esein夾在唇齒間的香煙,冒著煙。那煙霧繚繞的姿態熏的 Esein的左眼微閉著。小雅看著 Esein笑。 Esein說:“傻笑什么呢?丫頭?!?a href="/tid1/tags127_4wyi72m3qu.html">小雅看著 Esein的眼睛:“喜歡而已?!?Esein重又把視線從電腦轉向小雅。Esein笑。小雅紅著臉。 Esein聽見浴室的水滴聲,本能地看了一下屏幕右下角的時間。 Esein吻小雅,就像唇齒間含著的那根香煙,他在用另一種途徑吸食清醒狀態下的迷醉。當他聽到小雅因呼吸急促而發出的呻吟聲。他掙脫這物是人非的失落和清醒狀態下清晰可聞的鐘擺聲。小雅睜大眼睛迷惑地看著他。Esein說:“煙味太濃?!鞭背剿砷_握緊的門閂。她聽到小雅的哭泣。那不是碎玻璃外面傳來的夜風。

      墻上鐘擺的聲音就像單只玻璃鞋在地板上摩擦。薇辰看著沙發里堆放的絨線娃娃。午后的陽光在惺忪的睡意里,把透明的灰塵弄的飛飛揚揚。她想著Esein看小雅的哭泣。她想著自己:長久以來矜持著,長久以來放縱著。這兩條平行的射線。包括因為失去的愛戀,使生命突然蘇醒的那份愜意與自我寬容與不可饒恕。那種自我釋然的陶醉,即便是做愛,也并不能使自己融于每個女人都有性高潮的觀點之中。

      她從學會吸煙喝酒,吃搖頭丸,泡吧……到與陌生男人同居,發生一夜情。時間在身體里,芏詞嫉腦謁蛔右謊目占淅锘旁踩??!?/p>

      Esein從狗狗(電話鈴聲)的汪叫聲中醒來。他打開窗簾,對窗小雅正在電子廠的車間工作。他看的見她的輪廓。他對著停止汪叫的電話,拿起話筒“喂,小雅嗎?”“是啊,你是哪位?”“我是Esein??!”“哦,Esein呀,有事情嗎?”“沒事……”“沒事我就掛了哦,我還在上班呢……再見?!薄霸僖姟睊斓綦娫?,他依舊看著對窗,小雅也依舊在窗口低著頭包裝電子產品。他清楚小雅上班時間不能接聽和撥打電話。

      Esein在半夜聽到踏雪的聲音。他起床,透過黑暗的白,他看到薇辰穿著紅色的羽絨服,縮著脖頸穿過院子。他打通薇辰的電話:“喂?”“喂……”“是我?!薄拔覄傁掳??!薄拔抑?。你來樓上吧。我想溫暖一下你的臉?!彪娫捘穷^傳來嘟嘟聲。Esein看著手中的電話,聽著不絕于耳的嘟嘟聲。他感覺到自己的背心有一股象形文字的東西在燃燒,那是薇辰的表情,那是薇辰的話語。他在背心的汗水里,失落中,慢慢入睡。在夢里,他仿佛橫在地鐵的沿路,耳朵伏于地表在傾聽狗狗的汪叫,在看著雪花墜落時的薇辰的表情。當列車橫壓過自己身體的瞬間,他突然醒來,看窗外陽光底下銀白的世界。他還聽的到路上雪印成坑的踩壓聲。他仿佛看見薇辰在院子里抬頭對著他笑。他看到薇辰劉海經風飄揚的寒冷,仿佛那是分手女友轉身離開的動作。她們都是他身體里恣意出生的雪蓮花瓣,清凈而充滿了信仰。

      如果愛情與自戀有關,那么自然就與相愛無關??傊?,Esein是這么想的。

      當Esein因為愛,讓生命突然蘇醒的時候,竟然是為了準備沉睡。所以當Esein在寒冷里,從嘴巴里吐著白霧連貫成文的那刻,他從思想里看到了只有鏡子里才能看到的東西。他跑到老樓的門前,看門前那條青磚鋪成的盲路。正是這條盲路,把老樓的歷史都踩壓到了地下,留不住一絲法國人懷抱風塵女子的愛情的痕跡。

      Esein失業了。確切地說,是他選擇了失業。他不愿意再在報社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地活著。報社不是他呆的地方,那里沒有他的天空。沒有文學。沒有夢。

      Esein房間窗戶的玻璃,被經雪打折的樹枝打壞了。寒風夾著一絲春天的氣息,在迎春花周圍無度地旋繞著。Esein在不經意中做了一家具有規模的媒體的策劃,和一本雜志的簽約供稿人。

      或者是偶然的使然?;蛘呤潜厝坏氖谷?。Esein在去該規模媒體送交策劃書的樓梯走道里,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這身影從他身后越過身前。在他記憶的溝壑里,那是他曾經比較過的身體。她是薇辰?

      也許是吧。但似乎不可能。薇辰每天很晚才回家。她的工作……怎么會。Esein沒有敲開“熟悉的身影”的門。他交了策劃書,做完了該做的事情就走了。但不久他又折身回來。他在樓下等了那個熟悉的身影很久,但始終沒有等到。當華燈初起,辦公樓一片漆黑。他只有選擇離開。

      薇辰在辦公室樓道里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穿著熟悉的外套。當她從他的左側超越過去的時候,她突然加快了腳步。她感受到了那份從熟悉身體里散發出的熱力。她知道那個人是Esein。她只知道她叫Esein,他當初就是在她同小雅面前這么介紹自己的。他說他沒有中文名。他說中文表達的寓意太少,太復雜。

      Esein在兩條不同回家的路上徘徊著。他在這兩個有限的選擇中,等待著無限的經過。那種貧乏的心態,像火一樣單調而有序地排列著,燃燒著某種期待。他在顛覆期待的同時也在建立著新的期待。薇辰的各種角色,在他脫落的精致紐扣的扣眼里穿越著。他遵循著曾經走過的痕跡,拾著記憶中的腳步,他在關注著每一個從身邊超越過的背影。

      薇辰在下班的時候,再次從辦公室的窗口向下望去。Esein依然站在樓下。他的頭發和紅色圍巾已經變成了淺白色。她搭了同事的汽車,從頂樓的停車場走了。在離Esein兩個站臺的地方她便下了車。當她折身回到辦公大樓的前面,眼前只剩下,從夜空中飄落的依稀難辨的雪花和兩只Esein站立過的模糊的腳印。她把脖頸再次縮進藍色的羽絨大衣,向著夜晚工作的地方走去,像個纖弱的精靈。

      對于Esein而言,在漫天飛舞的雪花面前,他把自己當作一種自然的流程,而雪花卻成了滿腹思想的人。他突然相信真正的愛情,會,也只有會在天堂締結。他甚至懷疑,面對薇辰的一切未知。他憑什么愛她。她有什么理由讓他愛。她只不過是一個未知身份的午夜精靈,一個比他大出四歲的女人。一個同他發生過一夜情的女人而已。但他就是愛她。毫無理由的迷戀她。憑著某種精神活動,一切能夠釋放愛  情的激素。他在兩條不同回家的路上,就這樣徘徊著。從從前的雙向選擇,難以確定,到突然的單向選擇。他的記憶中已經沒有了小雅的影子。他已經記不起,上一次看著對窗電子廠的日期。

      小雅的生活在緊致有序的工作狀態下反復地循環著。她有幾次想約Esein。但總也開不了口。她不清楚Esein為什么不愛她,甚至連進一步的喜歡都無從談起。她因為這個比較桎梏的問題,曾N次拿著化妝盒犯傻。而她能夠約Esein的時間也只有周末,她的工作只允許她有單休。她想約Esein喝咖啡,喝茶,牽手一起逛街,聊天……但她沒有勇氣,確切地說,她是沒有自信。Esein也試圖給她過自信,但她卻  不知如何接收。所以,她也相信,只能錯過。她就這樣在窗口,在未開燈的房間長久地坐著,看著窗外從燈光下飄落的雪,看著院子里經雪覆蓋的青松,聽植物受重時發出的聲音,聽水龍頭依然鐘擺的聲音。她在等待。等待一個無法想象的未知。

       薇辰回來的時候,天上已經不再下雪了。聽到腳步聲,小雅從睡夢中醒來。薇辰拿鑰匙,開門,開燈,脫鞋,輕聲走到自己的房間,關門,開燈,轉身,Esein坐在椅子里,看著她。薇辰像受驚的小貓。

      但很快復于平靜。薇辰除去藍色的羽絨大衣。坐在床沿上。她就這樣看著Esein。兩人相視無語。時間在靜默中遵循著水龍頭的入口順流而下。隔壁小雅的房間突然傳出電視的聲音。Esein起身。薇辰也起身。

      Esein回到自己的房間。小雅靜立在臥室的門口。她看著Esein的背影從樓梯的底層攀升。她看著他的雙腳隱沒于樓梯之上。她想起當初,Esein下班在電子廠前偶遇。那是Esein第一次與她偶遇。在夕陽里。也是Esein,第一次知道小雅的工作。所以,Esein有一段時間,喜歡在窗沿落葉的漫卷舒懷中,靜觀空氣盡頭,偶或間歇抬著頭的小雅。那一刻。他知道,自己是喜歡小雅的。

      距離是一份考卷,是測量相愛的誓言。然而時間卻是破碎了的信仰,可以淹沒一切幻覺甚至夢想。

      當Esein的夢,隨著以前女友的出走,而流落她鄉的時候。他學會了運用身體放縱。思想的迷茫,維系在工作、寫作的狀態之中。他知道他不能愛任何人。他無法愛。如果愛。如果有愛,那也只是躺在女人乳房上行駛、肆意游走的一個男人。一個畸形的男人。一個學會單純放縱而又不想擁有傷害的男人。

      那夕陽的火,劃過清凈的春天,迎來爬滿青藤的夏,再次走進秋天姜黃樹葉的凋零之中。Esein無法讓自己從二次的沉睡中蘇醒。而薇辰,Esein在規模媒體的辦公大樓,從那次樓道的“背影之約”,再也沒有見過。小雅隔壁的單間,已經送走了三位房客。當生日的祝福,再次穿透老樓水龍頭的點滴聲,隨著EseinCD音樂節奏響起的時候,Esein選擇了出走。在午夜的十字路口,他仿佛看到那木綠色的建筑,

      就像一根巍然挺立的手指,在月光底下,跨越人與物的隔閡,穿越時空的界限,指引著他將要行走的方向。 

    搜索建議:在放縱的情欲里  情欲  情欲詞條  放縱  放縱詞條  在放縱的情欲里詞條  
    故事

     錯放你的手

       凌晨三點,我被突然響起來的電話鈴聲嚇得滾到地上.來電顯示是磊的手機號碼,雖然分手兩年多了,但關于他的一切就象是被鐵烙子烙上去...(展開)

    一级片免费看
  • <input id="co4ac"><strong id="co4ac"></strong></input>
    <dd id="co4ac"></dd>
    <menu id="co4ac"><tt id="co4ac"></tt></menu>
  • <menu id="co4ac"><nav id="co4ac"></nav></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