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o4ac"><strong id="co4ac"></strong></input>
    <dd id="co4ac"></dd>
    <menu id="co4ac"><tt id="co4ac"></tt></menu>
  • <menu id="co4ac"><nav id="co4ac"></nav></menu>

    快好知 kuaihz訂閱看過欄目

     

     

    古人眼中最美胸部的五大標準

    一、豐滿肥碩

      母系社會中,原始人類對女性的崇拜表現對女性乳房夸張性的描繪。奧地利出土的,制作于新石器時代的《維倫堡的維納斯》是一個圓雕;這個雕像有些令人迷惑不解:首先是她的頭部,沒有五官和臉部,只有一些線條似乎是對頭發的象征性暗示;她的身體比例極為不協調,兩條腿非常弱小,而胸部和臀部卻被描繪的十分夸張,似乎整個雕像只是為了表現這兩個碩大無比的胸部乳房。而法國出土的《捧牛角杯的女人》,也有同樣的傾向。 這反映了當時的原始人對他們所認為的女性美的界定,包含他們對女性美的認識:胸

      部必大,臀部必肥。

      中國的上古時代對肥美也有著天生的嗜好,這和中國古人對整個人體以碩大為美,有著直接的關系。例如《詩經·澤陂》里就曾寫道:“有美一人,碩大且卷?!忻酪蝗?,碩大且儼?!薄冻o》里《大招》篇里又有這樣的詞語來形容美人:“豐骨微肉”、“曾頰倚耳”,骨頭少而細,肉卻要很多,以致于出現了雙下巴;自然而然,美人的胸部豐腴肥滿是無疑的了。到了唐代,盛大的“大唐氣象”統領一切,美人也是以豐腴為美。唐玄宗的貴妃楊玉環就是典型的胖美人,還被稱為中國“四大美女”之一,有“環肥”之說。唐朝的美女不但身體肥滿,胸部也是很豐滿的,并且女性還喜歡穿低領的衣服,以顯露出豐滿的胸部。當然,中國古代也并不是總崇尚豐腴肥美的體型,如東晉時候的顧愷之畫的《女史箴圖》中,就體現出魏晉南北朝時對女性“瘦骨清像”的形象的認可;可是,由畫中看的出美女的胸部仍不失豐腴,曲線更接近于現代女性追求的曼妙體型。

      宋元明清時期,時代風尚有一度大大轉變,追求纖弱清秀、瘦骨嶙嶙?!都t樓夢》中弱不禁風的林黛玉的形象倍受推崇,但不足以代表整個古代社會對胸美的看法;朱彝尊在上面的詞里就用了“巫峰”一詞來形容女子的乳房,既然可以用山峰來形容胸部,可見他認為美的乳房不是一平如掌的。清朝的董以寧所寫的詞《沁園春·美人乳》中也有對女性胸部豐滿的贊美,“漫說酥凝,休夸菽發,玉潤珠圓比更饒”,“當年初卷芳髫,奈墳起逾豐漸欲高”。西方的許多國家,雖然也曾經出現過一些以平胸為美的時期,如,清教徒強迫女性穿緊身胸衣,使胸部看起來平坦,呈現清新童稚的輪廓;17世紀西班牙的年輕女性用鉛板壓胸部等。但正如明清時期崇尚清瘦病態的美一樣,都非大勢所趨,以胸部豐滿為美,總是在千回百轉之后又占據主流審美趨向。

      到了現代,人們仍是以豐滿為美。被魯迅戲稱為專寫三角戀愛或多角戀愛的“三角小說家” 的張資平是創造社的發起人之一。他對女性的胸部有許多描寫,這些描寫的詞匯主要有,“膨大的”、“豐滿的”、“高聳的”、“白胖的”、“肥滿的”,與中國古代的主體審美觀相一致?,F代小說大家茅盾在《動搖》中寫孫舞陽的一段這樣寫道:“這天很暖和,孫舞陽穿了一身淡綠色的衫裙;那衫子大概是夾的,所以很能顯示上半身的軟凸部分……”茅盾眼中的美胸是“凸”起來的,可見是豐滿的。20世紀,人們對胸部的審美要求也屢次發生變化。但最終,豐滿的乳房一直占據審美的顛峰地位。

      時至今日,豐滿的乳房仍是眾多女性的最愛,這與自古以來的胸部審美觀關系至為密切,日益紅火的隆胸手術就受到這種審美觀的巨大影響。

    二、白凈可人

      在中國,白色一直深受著人們的青睞。古代對美女的很重要的一條要求就是要白。我們在很多文學作品中,都可以找到直接或間接以“白”來描寫美貌女子的句子。諸如,《古詩十九首》中的“纖纖出素手”、“皓腕卷輕紗”、“珠環約素腕”、“纖纖擢素手”、“素腕參差舉”,都是盛贊了女子的“素”、“皓”,即“白”的特點。再有,“肌膚若冰雪”,“膚若堆雪”,“膚如凝脂”,“皓齒”等等一大批詞匯,無不是以“白”為女子美的特點。 更有甚者,魏晉南北朝時期男性也以膚白為美。何晏就面色極白,有“傅粉何郎”之說。膚“白”的確引領了一個個時代潮流。

      胸部是整個人體的一部分,在古代胸部的皮膚也以色白為美。朱彝尊在《沁園春·乳》中的:“隱約蘭胸,菽發初勻,脂凝暗香?!?一句之中的“脂”字,不僅表現了乳房的豐腴,而且包含著乳房“白”的含義。就連幾乎不描寫女性身體的《西游記》里,第七十二回孫悟空

      看見女妖精們洗澡的那一段中也寫道:“褪放紐扣兒,解開羅帶結。酥胸白似銀,玉體渾如雪?!边@里就直接寫到了“白”字;另外“酥”字也大有深意:“酥”是一種用牛奶、羊奶制成的酪制品,自然潔白;“酥”還有“松脆”、“酥軟”之意,又讓人感受的乳房的質感。韓偓在《席上有贈》一詩中,以“鬢垂香頸云遮藕”之句來描寫女子頸部的馨香、嫩白,接著又以“粉著蘭胸雪壓梅”來寫女子胸部的白、香、軟。清朝董以寧的《沁園春·美人乳》中又有:“訝素影微籠,雪堆姑射”之句,也是以 “素”、“雪”來形容胸部的白凈可人。又如張資平在許多描寫女性的身體的小說中,就多次使用諸如“雪白的”、“白胖的”等形容詞,或者用“雪白的胸脯”、 “白嫩的胸脯”來描述女性的胸部?,F代文學作家郁達夫曾經寫了一篇短篇小說《沉淪》,其中有一段描寫中國留學生質夫,在廁所偷窺日本女子洗澡的一幕,他極度驚嘆于女子的身體:“那一雙雪樣的乳峰!那一雙肥白的大腿!這全身的曲線!”這又何嘗不是以胸部的雪白為美!

      當然,白色固然能體現出女性的胸部皮膚顏色的美,但并不完整;白色須與其他顏色搭配,與其他顏色互相映襯,才能消除一種冷而單調的感覺。白色的胸部皮膚要有較為艷麗的粉紅色或者玫瑰紅色乳頭映襯,會更加錦上添花。古代的婦女不但會給自己的乳房傅粉,而且還會用胭脂之類的顏料來涂抹乳頭,以使乳房更具魅力。

      現在,雪白的乳房肌膚仍為大多數人所看重;但白色一統天下的局面已有所打破,橄欖色、小麥色的膚色成為一種時尚。無論審美標準如何變換,乳房的膚色要與整個身體的顏色相一致,才會具有美感。

    三、香氣微醺

      古代文人往往愛用“吐氣若蘭”之類的話來形容美女。曹植在《洛神賦》里說道:“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鄙衽膬x態、容貌、氣息是那樣的美好,唯有如此才能令他輾轉反側、憂思難忘,以致忘食廢餐。試想,女子的其他條件再好,若口氣或者體氣濁臭,也是難以讓人接受的?!都t樓夢》中薛寶釵的身上,因服食“冷香丸”而散發出一種香甜的味道,也被認為成為是美的一種。賈寶玉經常纏著丫頭們,要吃她們嘴巴上的胭脂,恐怕除了 “意淫”的成分外,更有為美女們嘴巴上的香氣所吸引的原因吧。唐代張鷟的《游仙窟》寫他與十娘交歡,吸引他的地方之一,就是因十娘有“花容滿目,香風裂鼻”的特點。韓偓的《香奩集》中有一首詩叫做《晝寢》,詩中寫道:“撲粉更添香體滑,解衣唯見下裳紅。煩襟乍觸冰壺冷,倦枕徐倚寶髻松?!痹娭须m然不乏性的色彩,韓偓卻告訴讀者能散發出香味的女性“香體”具有撩人心魄的力量。

      “香”,一方面是人的生理上的感覺,

      另一方面則是人的心理上的反應。古代許多女性會在胸部涂抹香粉,使得胸部不僅顏色更加雪白,香氣也更加濃郁;嗅出胸部的香味是生理上的反應。再者,就算古代女性胸部不涂抹香粉之類的東西,由于胸部與性愛緊密相連,容易令人著迷、令人沉醉、令人浮想聯翩、令人心旌搖曳;男性不覺將心理上的感覺誤認為生理上的感覺。

      說實在的,香味的確不是胸部所獨有的,或者也不是它本身先天性的東西;但,胸部的香氣確實為古代人所重視。時至今日,許多女性仍不忘給自己的胸部增添香的氣息:在乳房上略微撒上些香水,讓它在微微顫動之時,散發出淡淡的香氣。

    四、彈性質感

      有韌性的東西往往令人產生特殊的美感:大風過境,哪怕千年大樹也有可能變得枝葉扶疏,被摧折而斷;但是,蒼翠的綠竹不僅蒼翠未失,而且身骨不斷。那時,你心里產生的不光是崇敬,還會由心底生發出一種自然而然的美感。古代善于舞蹈的美女,不但腰部纖細,而且還要有相當的柔韌性才能跳出優美動人的舞蹈。有歷史記載,戚夫人是漢高祖劉邦的寵姬,《西京雜記》里說她“善為翹袖折腰之舞”,可見腰部的柔韌程度是如何之強。

      作為美女,她的皮膚必須要光滑、要細嫩、要緊繃、要潔白,沒有彈性和韌性的肌膚,會給人一種不健康的感覺,美感會因此而驟減。要想獲得具有彈性的乳房,必須要注意對胸肌的鍛煉。

      古代的詩詞中,也有很多以胸部有彈性、韌性和質感為美的句子。韓偓的《席上有贈》中“粉著蘭胸雪壓梅”一句,“雪”字不光描摹了胸部的白凈,并且

      傳達出一種軟綿綿的感覺,是一種質感的美?!渡礁琛防锒嘁耘拥目跉鈱ε缘纳眢w進行描寫,其中《饅頭》寫道:“姐兒胸前有兩個肉饅頭,單紗衫映出子咦像水晶球。一發發起來就像錢高阿鼎店里個主貨,無錢也弗肯下郎喉?!痹~中不對女子的乳房進行直接的具體描繪,而是以饅頭來暗示乳房的堅挺質感;這“饅頭”又不是一般的柔軟、白挺的饅頭,據馮夢龍在后面的注釋里說:“錢高阿鼎,吳中饅頭店之有名者?!绷硗馇懊嫖闹刑岬降闹T如“酥”、“脂”等字也透露出軟而彈性豐盈的質感。這種彈性質感,雖然有視覺的成分,但在很大程度上來自手感,這是男性作家們在自己的妻妾、情人處得來的經驗。

      有時候,人們還不知不覺的將美女的乳房與美麗的花蕾聯系起來。郁達夫在《殘春》里,寫了男主人公的一段夢境。在夢中男主人公夢到,養生醫院的看護婦S姑娘要向他求教醫治肺結核病的方法,要求他給自己診查一下:“……說著便緩緩的袒出她的上半身來,走到我的身畔。她的肉體就好像大理石的雕像,她亸著的兩肩,就好像一顆剝了殼的荔枝,胸上的兩個乳房微微向上,就好像兩朵未開苞的薔薇花蕾?!边@含苞待放的薔薇花蕾,不正是有著誘人的質感的嗎?

      今天,彈性質感是乳房美最重要美學特征,有彈性的乳房給人以美麗而又健康的感覺。在胸部整形術盛行的今天,隆乳術填充的材料力圖術后乳房有彈性、手感好;縮胸術,縮小的是體積,彈性與質感從來都是不懈的追求。

    五、均勻圓滑

      中國傳統美學中即重視中正平和、勻稱和諧的美,反對有偏失,更反對走極端。均勻又在很大程度上指形式的對稱,布局的嚴整;在中國人的眼里美人的雙乳應該基本上大小一樣、形狀一樣、顏色一樣。清朝朱彝尊《沁園春·乳》中:“隱約蘭胸,菽發初勻,脂凝暗香”,說“初勻”就包含著這樣的意思。乳房左右要大小一致的審美觀一直持續到今天。如果乳房長得大小不一,還是被認為不美,要通過文胸的掩飾,或者是通過胸部整形來矯正。

      在中國傳統的審美觀中,中國人普遍欣賞曲線柔和、形狀圓潤的東西。在方和圓中,中國人明顯的喜歡圓:卵圓形的臉是中國公認的女性最為漂亮的臉形,而一個方形臉龐的姑娘則讓人覺得缺少嫵媚和清新之感;中國歷代的詩詞中,很少見直接用“圓”之類的詞來描寫女子的乳房;但是在詩詞的字字句句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女子乳房圓潤的美。這也就難怪,直到現在中國人還是以半球形的乳房為最美了

      自古以來幾乎所有的文化都極力表現女性的人體美,總是把乳房視為女性美的極其重要的特征。法國的盧梭在自己的《懺悔錄》中表明了對胸部有缺陷的女性——埃皮奈夫人始終毫無興趣,他說:“她很瘦,臉色很蒼白,胸部一平如掌。單是這一個缺陷就使我涼了半截;我的心靈和我的感官是從來都不曉得把一個沒有乳峰的女人看作一個女人的”。他向來覺得徐麗埃坦是一個“最美妙的人兒”;但是當他發現她有一只奶頭是癟的時,他立刻改變了看法——“最美妙的人兒”一下子轉而變成了“一個畸形的怪物,只是大自然的次品”。在盧梭看來,女性的胸部美對于女性自身的完美是至關重要的;沒有胸部的美,就有如畫龍未曾點睛,人顯得無活氣、無精神、無魅力。

     

    搜索建議:古人眼中最美胸部的五大標準  胸部  胸部詞條  古人  古人詞條  五大  五大詞條  眼中  眼中詞條  最美  最美詞條  
    文化

     愛愛秘籍夫妻性生活哪種體位更深入...

    在夫妻和諧的生活中,性和諧是必須的生活基礎。掌握一些性技巧對提升夫妻感情致關重要。新婚夫妻很多人都是如膠似漆,頻繁的房事也是他們表達愛意的方法之一,但是你知道哪...(展開)

    一级片免费看
  • <input id="co4ac"><strong id="co4ac"></strong></input>
    <dd id="co4ac"></dd>
    <menu id="co4ac"><tt id="co4ac"></tt></menu>
  • <menu id="co4ac"><nav id="co4ac"></nav></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