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co4ac"><strong id="co4ac"></strong></input>
    <dd id="co4ac"></dd>
    <menu id="co4ac"><tt id="co4ac"></tt></menu>
  • <menu id="co4ac"><nav id="co4ac"></nav></menu>

    快好知 kuaihz訂閱看過欄目

     

     

    荷花有約(第八十一章:stroy:81)

      我一味埋頭直跑不回,淚水像雨水止不住下得又密又急,時時刻刻都在抱怨她為何要出現,為何神界會有個她,如沒她的存在該有多好,這樣,少華只屬我一人了。

      我有這種逆天想法,是不是太缺德了?

      然而,用心良苦卻成空,成為消失在心尖上不可能完成的一樁事兒。

      我緣著花池邊邊小道放肆狂奔,突見前方有一石筑噴水龍,甭管它的建造之日,一心一意怒沖沖往前奔,心田念頭唯一,過去讓水噴灑可以削減懵懂。

      繞道狂跑,一步未穩一步添,中途被異物絆,即時討到一名‘地上姑娘’來做做也不錯,沒心神觀察有無負傷和大礙又高身猛跑,淚兒鬧別扭不肯乖乖的而要爭先恐后地奪眶。

      因情根深重得緊,還沒向少華當面求證,醋壇子就打翻至此地步,灑得滿身醋味好惡心。

      不知奔了多少路,流過多少淚,終究抵達那地方。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頭栽進水力最強之處,任憑大水淋漓地潑而麻木不仁,拼命抑制努力冷靜,還是大淚兒襲小淚兒。

      粒粒水珠子串連成水簾子往下撒,透過里往外看,陸洋立于水外,水花濺到身上沾濕他衣帶,那雄手化成翅膀要把我從水中拉出,我棄他不顧,獨自傷心流淚罷了。

      哭得倦了,附身蹲下,頭深埋雙腿間,用衣袖來回擦拭,想要抹干告別水跡,奈何越抹越濕,原來衣杉袍子已被大水淹沒淹沒。

      見勸阻無效,陸洋噎語,我抬眸瞥,他已矮身舍命陪美人,掌內將絹帕子緊握,我雖想要,但吶于口舌,欲言又止,他卻主動獻好,淡然道“擦把臉吧,不管是水珠子還是淚水,一律將它趕走?!?/p>

      我一把推開那帕子手,猛用雙掌鄰著撥臉,不撥不察覺,一撥新發現,這臉面還是蠻大的。

      我一邊撥著那介于淚兒與水珠之間的流液,一邊頂著腮臉骨子口是心非駁道“不用你的帕子,你堂堂漢子隨身攜帶帕子,娘娘腔,我不要,用了巴不得也會成為娘娘腔?!?/p>

      說著,難過卻假裝堅強假笑幾魅。

      他望著我,心痛橫溢,漢子也落淚,哽泣道“拜托,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你是用這種方式掩飾你傷心吧,不用掩飾,我知道你在傷心流淚?!?/p>

      他側臉相對,難睹神色是否和我有出入,是否愁著眉苦著臉,傾時,孤身蘊于水間,隱聽水外的他自語非自語“看你這么傷心,就知道你愛他有多深?!?/p>

      他仿佛蛔蟲,將我心事全摸透,不過,這分明是擺著的,盡管被毫無保留地掀底,我依舊硬著口嘴不肯軟“誰說我傷心了?!?/p>

      哪怕再如何否認欲要自欺與欺人,終究心如明鏡,確實是傷心才會遭此劫難呀!

      有時候我也討厭自己的口是心非,不通被戳穿底還要死賴爛賴的不認賬為的是什么。

      此時,壓抑已久的情緒徹底大爆發,彈指一揮間,引發一場淚水大決戰,用力呼吸,使力哽咽,盡力抽噎,不久淚凝結。

      傷心之余,淚滿于眸,走神間,月藍雅影若隱若現縹緲入眸,陸洋一見就拉住她腕臂焦急號“她不肯出來,你快勸勸她,再這樣下去,不病才怪呢?!?/p>

      月藍聽罷,問了因由,馬上近身,原本以為只是俠女動口不動手,怎料,她竟投身往里,不問我意愿,一意孤行將我擄出里間。

      我從頭發尖到腳趾根每一寸皮肉均被水泡得濕轆轆的,被擄出水間后,月藍衣裳受連累,令之仿似透明神。

      發絲上那如豆水珠兒粒粒落,以前身為太后心腹的那人見此狀,接過陸洋絹帕子,將我整個小臉芽子來來回回地撫呀撫,水珠子終敵不過抹布姑娘的威力,乖乖服輸,我的小臉兒瞬間光滑柔嫩,再亮上一大亮。

      哭泣幾乎耗盡所有的體力,又是一場頭暈目眩,玉體瞬間軟榻,那一雌一雄同時喚道“公主……樂彤……”

      月藍是個熟手的帶娃之人,熟練地用二指探探我鬢邊,此情此景,瞬間憶起那次剛辭凡歸神差點頭破血流時她也如此。

      不知是誰柔言撫慰“您別急,事情還沒搞清楚呢?!?/p>

      那個夜,我整整哭了一宿。

      尚且還在不平著少華為何要這樣欺我,便聽那自回上宮就由她照著的月藍慈祥道“公主她還在里面傷心呢,不肯見人?!?/p>

      我沒有理會,繼續傷心。

      隔著門,不用親睹親視,也可想而之來探望者是陸洋,除他外,思緒來個翻天覆地也悟不出個所以然。

      外頭鴛鴦之聲嘀嘀咕咕,是貼身之仆勸遷花島島主不要進里間來給予打擾,說最好讓我獨自費思量,島主介于道德之上不便闖門,而我更沒情趣理會,三人就如此對峙,誰也不退讓一步。

      陸洋如闖門,我也不起怒,可他終究沒踏出這勇敢步伐。

      后引來太后的鑾駕,眼前一老一少哄她個哭笑不得,后聽得來龍去脈因擔心我安危,沉默片刻,慰嘆著扣門“彤兒,有個叫陸洋的小神仙要找你?!?/p>

      我聽她這番話,眼前一亮,深以為然,抹抹淚,不要以淚人出現詆毀形象才好。

      淚干后,推門而出,太后臉色暗沉,大概看出我剛哭過,嘴巴半開,卻欲言又止。

      月藍是個懂得察言觀色之人,深知摻只腳在此會壞良辰美景,便放話“那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p>

      說完,指尖碰碰太后。

      兩女子雙雙并身退下,未幾,徒留少年和姑娘我的畫面是良辰美景生尷尬。

      此時,我拋棄瞻前顧后,搞定當下應景之狀即可行,趁著人少,愿將陸洋當成傾訴對象,瞬刻淚珠兒串串連,哭聲一陣接一陣。

      靜伏于那深情的懷里,什么男女授受不親全拋至腦后留到以后再說,終有那一晚,我挽著他哭個沒終止。

      他的懷又柔又暖,使我無抗拒即順從,懨懨伏在暖懷里聽覺極其敏銳,聽到懷外的他柔著喉嚨肆言撫慰“別哭了,別哭了?!?/p>

      我哭泣之聲瞬間頓去一半。

      遲遲不從那懷里脫出,可貼身的他似乎又有了非分之舉,一只掌輕撫我后腦門,我不躲不避,任由他來胡作非為。

      只聽他嘔出一言“我陪你去找他吧?!?/p>

      我默不作聲。

      然我這默不作聲并不是不了了之,而是欲自家去串門子,銜著異性出現在同一個畫框里,多多少少都會引到一波閑話。

      于是,為不留人閑話的機會,我撇開一切障礙,自己前往,怎知在無妄宮外侯了多時也不見接待者前來接見,好在這時日頭動了惻隱之心,由烈轉陰,多頓幾刻也無所謂,心田內默默祈禱著今夜快快又見昨夜棄我不歸郎。

      今兩股戰戰,在外侯著侯不來那個掌門少年郎,卻侯來‘她’正大步流星進入他的宮內。

      我頓時又大哭。

      淚兒止不住嘩嘩飛流直下三千尺,一雙腿又跑一回,免不了又受一場累,還沒累時,陸洋出現“你沒事吧?”

      他總在我無助需要溫暖時候出現,為何偏偏是他,朝思暮想之人匿聲跡,無意之人卻時刻伴隨,并不合意。

      屏氣凝神,拋開雜念,留下一言讓他傳話“我不去找他了,你幫我問清楚是怎么回事再來告訴我吧?!?/p>

      說完,棄人遠跑,再無與他相見。

    搜索建議:荷花有約  荷花  荷花詞條  有約  有約詞條  stroy  stroy詞條  荷花有約詞條  
    小說小小說

     【原創】池橫小說《75----1...

    晚上,喜歡欣賞夜幕的人,都來到了石橋廣場。石橋廣場,四面綠色成海,波浪形的竹林,波浪形樹林,把石橋廣場箍的死死的,只有一條河,從石橋下溜走?! ∈瘶驈V場音樂一響...(展開)

    小說連載

     尼采自述(48 同情心的實質)

     讓我們好好想一想,一個人落水時,為什么我們也會跳下水去救他,即使我們跟他并沒有特別的關系,也沒有什么感情?那些不動腦筋的人會說:這是因為同情,因為在跳水的那一...(展開)

    一级片免费看
  • <input id="co4ac"><strong id="co4ac"></strong></input>
    <dd id="co4ac"></dd>
    <menu id="co4ac"><tt id="co4ac"></tt></menu>
  • <menu id="co4ac"><nav id="co4ac"></nav></menu>